cofeeeee

我见过他人只能想象的奇景。

-
我对所有的新事物都有极偏激的热情。我爱所有新生的花朵,新生的文字,新生的爱情和思想。如芦苇却像松柏不愿弯腰,如草莽却比磐石还要坚硬。

在新生事物里,在那些吐露的花蕊和清晨的露滴里,我听见茫茫草原上一只顽劣幼狮的嘶吼,看到青天尽头下一道劈裂穹苍的闪电,我嗅到砂石,蔷薇,蝴蝶和雨后的鹅卵石,嗅到野性,感到通灵。

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我对疯子的天才那么着迷。我对革命者着迷,对先锋着迷,为灵光一现鼓掌称快。我赞扬兰波,赞扬莫扎特,赞扬达利和阿布,我为活力叫绝,而不为呆板点头。“那些推动世界的疯子,才是真的天使。”

这个世界需要逻辑,可这个世界也不能只靠逻辑运转下去,不然实在,实在是太无趣了。

赞美偶然,赞美灵...

放弃了的文学


我对兰波几近盲目的欣赏与崇拜,不源于他的冷僻,不源于他的疯狂,不源于他的词藻与作品,甚至不源于他诗歌打碎了语言再重来的力量。我对他的仰慕,最高的原因,是他19岁之后的停笔。是他对文学的 放弃。

这种放弃不同于失意人的辛酸,也不同于隐逸者的洒脱,更不同于投笔者的迂腐。他在他十九岁的最好年纪停笔,之后再未写下任何一首诗歌(为嘲讽而作的不算)

这种放弃背后带着一种难以理解却又令人着迷的理由,像是达到文学尽头之后的领悟,其实文字,任何表达,都并非最完备的,最天才的,他最想追求的纯粹体验。他对魏尔伦说:“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他干脆地停笔,远出非洲,与爬虫和金阳为伍,用双脚丈量生命的深度与广度,最后也因...

-
我对所有的新事物都有极偏激的热情。我爱所有新生的花朵,新生的文字,新生的爱情和思想。如芦苇却像松柏不愿弯腰,如草莽却比磐石还要坚硬。

在新生事物里,在那些吐露的花蕊和清晨的露滴里,我听见茫茫草原上一只顽劣幼狮的嘶吼,看到青天尽头下一道劈裂穹苍的闪电,我嗅到砂石,蔷薇,蝴蝶和雨后的鹅卵石,嗅到野性,感到通灵。

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我对疯子的天才那么着迷。我对革命者着迷,对先锋着迷,为灵光一现鼓掌称快。我赞扬兰波,赞扬莫扎特,赞扬达利和阿布,我为活力叫绝,而不为呆板点头。“那些推动世界的疯子,才是真的天使。”

这个世界需要逻辑,可这个世界也不能只靠逻辑运转下去,不然实在,实在是太无趣了。

赞美偶然,赞美灵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