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feeeee

我见过他人只能想象的奇景。

自己

自己

文/楚昭

那扇车窗外水雾迷蒙,窗外的尘雾让路灯与星星融在一起。新车的后座上还有皮革与清新剂杂糅之后难以言喻的味道。
打开手机,白色屏幕映着一张有些滑稽的面孔。她不是个精致的人,这从她的长相中就看得出了——极扁平的鼻梁,圆润的下巴,单眼皮很厚,厚而淡的嘴唇,很短的睫毛,眼睛不大,笑起来就更加不好看了。
她突然回忆起来,在日文里,形容面貌丑陋单词汉语写法是“不细工”。的确是很准确的,其他人的样子经过了精心的雕琢,而她的面容的确是上帝随意勾勒出的笔画,是“不细工”的笔画。

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呢?她回想过去的这一整年。窗外经过的车辆和昨天的完全相同,而今天的晚上于昨天又完全不相同。由此来看,时间是本没有刻...